2021年4月21日

污app网址丝瓜视频

作者 永利彩票官方登入

..co,最快更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!

车内,叶大贵瞧了瞧开车的关有寿,又转头看了看车后。可惜,看不见,他侧头和刘翠香相视一眼。

突然的,他爆笑出声。

关有寿跟着乐出声,“我可不是故意不让老四上车,他要上来肯定会影响他们仨兄弟感情,我毕竟远了。”

是啊~

远了。

三儿终究还是说出了真心话。

唯一没露出笑容的刘翠香暗叹一声,“到底还是一个娘生的亲兄弟,三儿,别跟他们一般见识。

娘,兄弟,们都血浓于水。大姨希望多念着这份亲情份上,将来他们要是出了啥事,多少拉拔一下。”

收敛起笑容的关有寿倒是没多大不高兴。他大姨这么说,在他意料之中。之前在医院是他逗关绍宽发怒。

当时的情况不同,他大姨还在气头上只顾心疼他,自是向着他的。可她毕竟不单单只是他一个人的大姨。

有时,越是血亲,越容易被绊住脚步,越是顾忌良多。想扯开又不于心不忍,他自己就是很典型的代表。

清新妹子都市浪漫时光唯美写真

关有寿勾起嘴角笑了笑,“大姨,我知道的意思,可我没有那些扔下亲娘不管,让她一个人住院的亲兄弟。”

刘翠香顿时哑然。

“我知道是好心。过去我也寻思着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,所以我吃亏就吃亏点,反正没便宜外人。”

“可我把他们当成了亲兄弟,他们没有。过去那些陈谷子烂芝麻事儿,我现在就不说了,说了也没啥意思。”

“咱就说这次。他们仨兄弟连亲娘都不管不问,我是对他们真死了心。说他们这得是有多狠的心把亲娘一个人扔在医院不管?”

“哪怕他们自己不上医院,就让家里媳妇孩子去瞅一眼老人,去陪陪老人说几句也行,我也没这么失望。”

“我赶回来时就见到我老妹儿一个人守着,见到我,她眼泪就哗啦啦的流,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”

话到这里,关有寿还是将自己赶到病房时所见所闻,以及他娘的医药费都是妹夫先出等等,给掏了个光。

不说?

干啥不说。

关有寿不知老四在他们大姨面前都说了些什么,但总归是有利于老院那边的话,没见他大姨连“多少拉拔一下”的话都说了。

拉拔?不管那些蛇还有没有毒,他都已经毫无当农夫的心思。所谓的亲兄弟,还不如路人。

“……想来我娘也跟说了我问她要不要跟我过,可我娘没答应。她就是到了这个份上,还是他们好。”

“我给过我娘很多次机会,也给过他们每个人很多次机会,可他们没有一个人给我留余地。人的心,伤不起。”

闻言,后座的刘翠香侧头求助般地看向身边的老伴,捏了捏老伴的手,急切想他帮忙说上几句好话。

黑暗中,叶大贵皱了皱眉,心里对老妻还想劝外甥念着旧情之意颇为恼火。就那些白眼狼,谁沾上谁倒霉。

平时不是挺拎得清?

咋就突然变了卦!

要是还想拉拢小姨子一家子,那他跟连襟说那些话又有何意义?真当他精心包裹了大半辈子的东西是闹着玩儿的。

过继就是过继,虽说三儿过继出去,他不一定会姓刘,那也就是代表此子与老关家脱离关系成了两姓人。

至于养老,不管是不是亲生父母,三儿要是想图个好名声,那就每年给点养老费,不然也就断了。

何来的还一家亲,骨肉情,不是连自个也觉得三儿不容易?叶大贵朝老伴摇摇头,“一万块。”

“那是关绍宽提的条件。”刘翠香好像突然被点醒,“三儿,那些条件可不是娘提的,娘一开始就说只要这个儿子。”

叶大贵:“……”他是想提醒老伴记住当时听到连襟提到一万块,她气得眼都红了好不好?咋又自说自话了。

关有寿怀疑他要是赞同他大姨这话,又得非好一顿掰扯不可。可要不说他娘对他的“母爱”?

他非得呕死不可!

但,千言万语归在一起,关有寿终究只能道出一句,“我娘一直想母以子贵。”再多的话,当着他姨父的面,他再难以启齿。

“母以子贵……”刘翠香轻念着四个字,渐渐没了声音。她是不识几个大字,但活到现在又如何不懂这四个字之意。

她有心想问外甥,那拐骗她老妹的男人是不是曾经那位表少爷,那位在外甥出生那天恰巧出现的表少爷。

要是那人,小玉(关大娘)当年为了报仇找上对方的同时,还真就抱了其他心思,还真就生了三儿有所图。

可她老妹是这种人?不是的。她娘也绝对不会答应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发生,那时小玉都已经有了俩儿子……

与老妻不敢承认不同,叶大贵是已经百分百确定关有寿的生父是谁,他也无比确信他那小姨子就是想母以子贵。

那位表少爷好像也姓关。他还记得当时连襟就跟他吹牛还吹了好几次,说啥贵人就是看在同姓关的份上,二话不说帮忙请了城里最好的老大夫,还给了百年参,事后又派手下送来一大堆礼。

说的好像满汉一家亲似的,可此关非彼关啊。难怪小姨子干了丑事,连丈母娘都无可奈何,难怪三儿一直不肯改姓。

叶大贵摸了摸自己屁股坐的座位,摸了摸车窗玻璃,又看了看开着车子的关有寿,打量了一眼车子内部。

现在让他最为不解的是,既然胡家都倒了,按理来说胡家的亲戚,还是当年比胡家更显贵的表亲,不是倒得更快?

毕竟当年他叶大贵也替那位表少爷赶过几次马车。对方当时站在哪一边,他还是有眼能瞅得出的。

可瞅着三儿好像又一点也没受到什么影响,反而一趟比一趟回来还风光,这其中是不是又出了什么缘故?

要是三儿的亲爹至今还贵不可言,好像三儿说出他自己的身世还真没什么可惧,那他岂不是多此一举?

没准三儿亲爹就是嫌弃小姨子实在太闹腾,不是这就是那的,让三儿趁这次回来跟这边断了关系呢?